菁羽

平静的音乐杂货铺:

一首听着很舒服的吉他弹唱.

来自80后英国民谣歌手本.霍华德(ben howard).他是位屡获大奖的创作型歌手

古水:

       传说天鹅在临死之前会发出它一生中最凄美的叫声,或许是冥冥中知道自己来日无多,故将生命中最芳华的一面化作一声最断人肠的末世清音。
       奥地利作曲家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的这首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Clarinet Concerto in A KV622)便可被视作其短暂一生的"天鹅之歌",作曲家将内心和身体的痛苦与折磨皆化作了绝美动人的音符,然而隐隐中又似让人听出不时萦绕在那弦外的丝丝无奈与戚戚悲悯,真让人不禁嗟叹生命之花的绚烂与凋零......
       乐曲第二乐章-柔板(adagio),在如水般静静流淌的旋律声中,我们似看到春光斑斓的多瑙河上摇曳的点点波浪,嗅到牧草茵茵的阿尔卑斯山下蓓蕾吐珠的芬芳,更似闻到那郁郁葱葱的维也納森林里悦耳的莺雀啼唱。木管乐器与生俱来的温暖音色似最接近天地万籁的原声,也最契合心灵的频率。惊叹莫扎特竟能将18世纪最被常用的古典陈词滥调抽丝剥茧地神奇运用并幻化出这般优美的旋律,更是难以想象,现今我们所听到的版本竟都是经后人修改"阉割"后的版本(原作为题献者的单簧管特别写作,演奏音域更广,若无修改则普通乐器上无法演奏)。
       若要说这世上有几位作曲家是可被作为神来膜拜的,那莫扎特一定位列期中。作曲对其而言似乎只是同日常起居一般的平常之事,有时听着他的音乐会不禁怀疑这些旋律是否来自天国,莫扎特则是神错遣至人间的缪斯。这首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便是他在歌剧《魔笛》首演(1791.9.30)后的一周左右时间里完成的,题献给当时的单簧管演奏大师安东·斯塔德勒(Anton Stadler 1753-1812),不到两个月后莫扎特便撒手人寰,未及作品的付印及首演,更留下了一堆未及完成的创作手稿,其中便有伟大的《安魂曲》(Requiem KV626)。

ps:唱片版本简介--

     单簧管独奏 萨宾·梅耶(Sabine Meyer 1959.3.30- )

     协奏 柏林爱乐乐团(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指挥 克劳迪奥·阿巴多(Claudio Abbado 1933.6.26-2014.1.20)

破冰而出草泥马: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就像你眼睛蔚蓝的颜色。你的伤也从不肯完全的愈合,为什么你失去了,还要被惩罚呢?

每次看见小舰长笑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去想他是不是真心的,在他的眼睛背后,有多少难以湮灭的阴影存在?在他伤痕累累的人生里,有没有真正的快乐被他拥有过。


人群中哭着
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
你再也不会
梦或痛或心动了
你已经决定了
你已经决定了

你静静忍着
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着
而回忆越是甜
就是越伤人了
越是在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
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
不是你的选择
於是你含着眼泪
飘飘荡荡跌跌撞撞的走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
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
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侧
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
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
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侧
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
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
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麽失去了
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
全部结束在此刻
重新开始活着

一空之间 老飘飘的阴暗面:

《晨光》优胜美地国家公园,优胜美地峡谷。

我不慌不忙 不赶不急

和树木、星星一样悠闲

这是真正的自在

一种美好的、可以实现的永生

                        —约翰·缪尔


一空之间 老飘飘的阴暗面:

自从人类有了钟表,就不再有幸福了。人类对时间概念的认识起源于对自己生命周期的觉醒。不知道其他的动物怎样看待自己的生命周期,人类将自己的生命周期以地球围绕太阳为参照进行分解,然后以此单位来对时间切片,于是有了钟表,有了时间尺度,有了摄影中的时间。《创意摄影 - PS+LR双修魔法书》

Timer • Symphony:

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旋律。

夕◎栖:

夜阑人未静时,莫名的情绪和纷乱的思绪总是在脑海缠绕不去,S.E.N.S.的《Kirara~piano》或许更适合于夏夜,平静中却有着透彻心底的凉

《梦时蝶,醒时花》

边城诗社:


文/一O先生

 

梦蝶时,醉迷翩翩舞妖娆,醒花时,清叶纷纷尽枯殆


蝶梦时,郁郁花香自发散,花醒时,悠悠蝶影本不在


时梦蝶,望陋虫破茧能飞,时花醒,风声雨沐残阳晒


梦时蝶,醒时花,似梦非梦意愿梦乎!

醒时花,梦时蝶,始醒终醒尚能醒否?


——2014.01.21